茶橘

一死宅少女,生而逗比,热爱作死和胡说八道。
脑内备有多套系统,一言不合就发疯。
只想摸鱼
二次元死忠,此生高举动漫大旗。

倒转

  22岁崧×11岁糖,原著向,时空穿越

  10年后两人(猫)已经在一起设定

 私设众多

这只是一个大纲而已……


去打宗的路上众人没找到村庄只能露宿,糖在附近找柴火,一不小心踩了前方村庄村民为魔物设下的陷阱,好大的一声Duang。

崧:“???丸子你没事吧?!”

急急忙忙的向声源处跑去,结果跑到一半穿越了。

22岁崧:“?怎么肥四?”

这时候大飞和小青也赶了过来,和22岁崧面面相觑。

崧:“……白糖呢?

大飞&小青:“……你谁?”

远处的白糖:“——臭屁精!——小青姐!——大飞!来只猫拉我一把啊!”

崧抄起梢棒就往过冲。

糖出来后:“谢谢你啊大……(愣)大叔你认识一只打宗的棕色小猫吗?绿色眼睛,大概这么高(抬爪比划),穿的衣服和你一样……”

崧:“……”你叫我啥?

糖比划了半天,这时大飞和小青也过来了。糖:“小青姐!武崧在吗!”

小青:“呃……”

崧(看不下去了):“我就是。”

糖:“是谁?”

崧:“我就是武崧。”

糖:“?你不是武崧的爸爸吗?!”

 

解释了半天之后。糖不信邪:“你说你是武崧,那你有什么证据?”

崧看他一眼:“你叫白糖,做宗的京剧猫。成为京剧猫之前和两只叫豆腐和汤圆的猫生活在咚锵镇。”

“武器是正义铃,坏过两次,现在用着的是那颗念珠的力量化成的。”

“最崇拜的猫是修,最大的心愿是打败黯,将猫土上的混沌去除,和大家一起在洒满阳光的猫土上开开心心的一起吃鱼丸。”

“最喜欢的食物是糖稀鱼丸,不吃辣,喜欢吃甜食。豆腐脑吃咸的,放半勺韭菜花。不爱吃蔬菜,能接受的只有葱和香菜。”

“不害怕水而且不晕船,喜欢坐过山车。经常拿这个来嘲笑我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

“行了不用说了!我相信你了!”

小青:“怎么,感觉怪怪的?”

 

22岁的崧对白糖了如指掌。

他在这个世界的韵力受到了很大限制,战力与其他猫基本齐平。不过打宗的身法已经炉火纯青,一招一式干净利落,帅气得很。

糖:眼巴巴。

崧注意到了,笑:“怎么,很羡慕?”

糖头一扭:“等本天才到了做宗,身法肯定比你的还厉害!”

其实糖真的挺羡慕的,不仅仅因为招式。

10年后的崧已经完全长开了,比糖足足高了一个头。身形修长,眉眼俊逸,当真是个万里挑一的美人。

糖揉揉鼻子,心:“哇,这个臭屁精……还真的挺帅的。”

回过神来,崧在他面前蹲下,抬手握住他手腕。

糖:“?武崧你干什么呢?”

崧:“把脉。”

糖:“把脉?可我没生病啊?等等,你会医术?”

崧嗯了一声,站起来道:“白糖。”

糖:“啊?”

崧:“明天晚上七点前,不要使用韵力,你的身体需要缓一下。”

糖好奇:“如果我用了会怎么样?”

崧:“浑身僵硬,动弹不得。”

结果第二天,路上有魔物袭击猫民,糖身体反应快于大脑,亮出韵纹一正义铃捶了过去。

猫民星星眼,糖维持着揍飞魔物的帅气姿势,一动不动。

小青:“走啦丸子,耍什么帅!”

糖:“我……(口齿不清)”

糖:“武崧你快来……我真的……动不了了……”

最后糖被崧扛了一路,路上崧按关节揉筋脉,好不容易才把糖搓回原形。

后面大飞和小青悄悄话:“小青,俺怎么觉得武崧变温柔了?”

小青听着前面骨骼归位的“喀吧”声和糖的鬼哭狼嚎(“啊啊啊啊啊啊臭屁精我和你无怨无——唔啊啊啊!”“好了很快就没事了”):“好像……是诶……”

 

吃饭时,崧十分自然地给糖夹了一筷子青菜,糖嘴里塞满鱼丸:“唔物吃——”

崧:“食不言。”

糖艰难地把鱼丸咽下去:“我不吃菜。”

崧:“你肠胃不好,吃这个促进消化。”

糖愣愣地看着他。

崧(抬头):“怎么了?”

糖:“没没没没事!”毫无知觉地吃掉青菜。

一旁的小青和大飞突然感觉自己在发光。

1000瓦的那种。

 

打宗的魔物普遍比其他宗的更难缠,一个个超级灵活,崧解释说打宗尚武,猫民的身体素质确实也更好一些。糖不能使用韵力,大飞让糖躲到安全的地方,被武崧拦住了。

“正好让他进行身体强化的训练。”

大飞犹豫:“会不会太危险了?”

崧:“没事,我护着。”

小青:“……”心情复杂的一水袖卷走意图偷袭的魔物。

 

糖也感觉到了这个十年后的崧对自己特别好,十分开心地在崧跟前蹦来跳去,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,烦的小青好几次都想发火。

可崧一点也不烦。

晚上睡觉时,糖迷迷糊糊的,突然想起去手宗的路上自己和叽里咕噜说的话,瞬间清醒。

他现在很愿意和武崧说话,而武崧也在听他说。

第二天糖偷偷摸摸地去找崧,欲言又止。

崧诧异:“怎么了?”

糖:“武崧……”

“那个……你那里的我……是不是已经死了?”

崧:“????”

这TM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?

崧把手里的鱼丸塞给糖,无奈笑:“想什么呢,你好的很。”

“白糖,你特别好。”

温热的手掌敷上了白糖的发顶,不轻不重的揉了揉。

“你没感觉到吗,我——”

“嘭!”

烟雾散去,12岁的崧和糖面面相觑。脸有点红的糖一脸懵的看着12岁的崧通红的耳朵:“……武崧?”

崧:“白,白糖……?”

回来了。

崧回来之后怪怪的,不过没过两天就恢复了正常,哨棒该折就折,丸子该骂就骂。

不过这个去过十年后的崧多了个习惯。

"丸子,别光吃肉,“一筷子青菜夹过去,”多吃蔬菜。“

“尼明明兹道唔物喜碗苏菜!(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蔬菜!)”

“必须吃!”


今天的小青,心情也很复杂。